主页 > T生活篇 >莫文蔚:内心价值比裙子的长短重要! >
发表于2020-08-02
426次已读

莫文蔚:内心价值比裙子的长短重要!

据说,即使再困,再累,即使前一秒还躺在椅子上打盹,只要灯光一照,她绝对是第一时间醒来的那个。这样的人,天生属于舞台。

如她自己所笑说,「我是人来疯!我最喜欢舞台表演的部分,希望以后可以用它做中心点!」

问:入行这幺久,你如何长期保持这样有活力又充满魅力的状态呢?莫:如果你本来就热爱自己的工作,就根本不用找任何方法。如果你每天都在做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从根本上就得到了最大的满足感。那现在,拿奖这件事还能给你满足或者说成就感吗?

莫:拿奖的那一霎那,确实有,可是我也不会把奖项看得太重。小时候我成长的环境都非常具有竞争性,也常常参加各种比赛,拿各种的奖。人成功了,就要再往前走,不能止于「哎呀我很厉害啊,拿了很多奖啊」的满足感,那是没有意义的。就算你曾经很厉害,大家也还是会看现在。所以,一定要继续往前走,不能停留。

问:所以这幺多年,你是用一直向前走让自己保持魅力的?

莫:我是对自己非常有要求的人。我会给自己很大压力。可我挺喜欢这样。压力会给我动力,一直推动我往前走。这个行业需要出来面对群众,要表演,有时候有压力,是蛮好的,可以让你永远保持在那个状态里面,刺激自己时刻保持警惕。

问:你一直被奉为时尚潮流人物,对你来说这个角色也是压力的一种吗?

莫:我没有刻意要做潮流人物,只是因为我的个性,是要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不然我就会觉得很无聊。如果大家都做同样的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我的目标不是成为时尚代言人或者潮流引导者。

问:压力太大的时候,用什幺方法放鬆?

莫:一直有游泳、跑步、跳舞的习惯,保持这些运动很重要。工作越忙越累,反而要保持运动,会舒缓自己的情绪,也可以缓解压力。我最厉害的应该是入行这幺多年,尤其拍电影,片场到处都有人在抽烟,还熬夜,可是我真的就不抽烟,不熬夜。

问:那你靠什幺焕发精神?

莫:我是人来疯。看到人就自然有精神。无聊的时候,我会真的发呆,困,可是一打灯,看到镜头,我立刻就醒了!

问:近期有新专辑或者拍片的计划吗?

莫:有在筹备的电影,一个运动电影。希望可以开巡迴演唱会。专辑的部分,可能不会像以前那样密集。我最喜欢舞台表演的部分,希望以后可以用它做中心点。

问:为什幺拍运动题材的电影,好像并不是很热门的题材?

莫:我蛮喜欢看运动电影的。运动员的那种付出,奋斗,其实和人生一样。大家都一定要为自己的未来而努力奋斗。人生就是一场比赛,这个题材可以比较振奋、激励。

莫文蔚:内心价值比裙子的长短重要!

问:未来有没有做实业的打算?

莫:其实有兴趣往这个方向发展一下,蛮好玩的。可以做一些本来自己就喜欢,也会用的东西。也是在做创作。只是它不是一首歌而已。它里面包含的概念,其实和我其他艺术作品是一样的。

这个会很多国语言、智商很高的莫文蔚,从来坚持自己正确,「我的个性,就是要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她就爱做很酷的事,剃光头,裸身,扮丑,每一步走过的路,她都很享受,惊世骇俗,也从未做够。和她聊天如春风扑面,无端端就笑出来,她的感染力如此强烈。难怪多少人喜欢她,一喜欢就是很多年。她的性感,无关年龄,甚至无关她线条完美的身体,无关裙子长短,只关于态度:健康、自然、自信,只要有这些,「随便的举动,都是性感的!」

问:你刚出道时路不是特别顺,因为太独特了。有一次上海演唱会的时候,你说如果不是我太另类,也许早就站在这里了。这句话是说独特反而成为你的阻碍吗?

莫:确实,早期流行玉女,如果我跟着那幺弄的话,也许会早一点在红开演唱会,可是我没有后悔的是,就算出道一年就在红开演唱会,我也不觉得有什幺了不起,也不代表什幺。每一步我走过的路,都是自己想要的。有现在的成就,已经非常欣慰。

问:到现在为止,你做过最独特的事是什幺?

莫:剃光头。也是小时候的心愿。从小父母就教导我,如果自己想要做一件事情,你考虑过,衡量过,没有做坏事,你就可以放心去做。我觉得这个概念很对。只要不是见不得光的事情,你想要做,那就放胆去做。将来我也肯定不断会有一些奇怪的想法,我都会按自己的想法去做。

问:你是一直如此自信吗?还是也有不自信的时候?

莫:不自信的时候很少,但是有不自在的时候。比如说,小时候唸书,有很多项目自己未必最喜欢,但没办法,一定要学比如数学啊,那让我做自己本来就讨厌的东西,就会不自在。

问:成年之后,类似不自在的情况还有发生吗?

莫:嗯……有,当然有。现在很奇怪,我发现去一些夜店,人山人海,很吵闹,我会不自在,所以我很少去这些地方。或者是去卡拉OK,人家要点我的歌让我唱,还真的蛮不自在的。你们上次在上海给我拍封面时,还记得你们準备了我的歌到现场放,我就很不自在。哈哈,不过不自在的机会不会很多。

问:一些大家称道的特别性感的表演,据说你父母也去现场看,不会不自在吗?

莫:哦,当然不会了!如果是大型的演出,他们会去。其实我在台上的时候,对台下就一视同仁,不会分他们的身份了,因为全是来看表演的观众。我也认为他们会以观众身份看一场节目,不会心里想或者说,哎呀,我女儿怎幺穿得这幺性感啊!——他们都以我为荣的。

问:你以前就说,性感的概念,一定是健康的性感,是很坦蕩的?

莫:对,性感其实是很自然的。每个女人都应该希望自己可以性感一点,也必须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因为有自信的女生,随便的举动都是好看的,性感的。

问:你是从小就知道自己好看的那种女生吗?

莫:对,从来都这样!哈哈哈。其实我妈妈也爱打扮,她很漂亮。我就很爱看我妈妈化妆,穿高跟鞋。她还会把我的头髮绑起来,弄小蝴蝶结啊之类的。我一直以来的偶像都是我妈妈。她是电视台的高层,在她那个年代,女性可以做到那样位置的很少。尤其在电视圈,职位很高的一定都是男人,她是少数几个女人之一。其实光做女强人倒不是这幺了不起,她是既有事业,又有温暖的家庭,还保养得那幺漂亮,所以我觉得我妈妈太厉害了。

问:潜意识里,会不会觉得自己赶不上妈妈?

莫:不会。我觉得想要做的话,没有什幺不可能,只要有决心,就一定可以做到。

问:对自己的容貌打扮有没有过不自信的时候?

莫:首先,女人的打扮是用来讨好自己的。不要总想着我穿这件衣服,他会不会觉得好看?我觉得好看就够了。我随时随地都很注意自己的仪表,本来工作就很重视这一块,靠脸吃饭嘛。可是也不代表我回家,或者见朋友的时候就随随便便,乱七八糟。不要把自己每天打扮成像开演唱会,但稍微打扮一下,自己也开心。

问:在现在这个年龄段,你的核心目标是什幺?

莫:我从不用年龄来框定。年龄不重要。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自己的目标,想法会有改变,不应该用年龄来把自己框死。

问:你觉得什幺样的人生是好的?

莫:要开心。就是这幺简单。我已经成功了一半。我从小在别人面前表演或表现自己的时候就最开心,觉得这就是我该做的。现在长大了,还可以将它变成我的事业,更开心。我觉得最惨的人生是每天醒来了,哀歎,又要上班了,每一天的开始都是这样愁云惨雾。现实中真的有很多人是这样子。所以你必须找到做每件事情的目的。如果你赚钱很开心,那好啊,开心地去赚钱吧,做工作时不要想别的,因为通过工作你已经能赚钱。

问:最近你除了做自己的香水,还设计内衣,投资电影,搞幕后製作的东西,和你的艺人身份挺不一样的,你自己觉得做艺人和做职业女性有何区别?

莫:其实差不多,哈哈哈。做艺人也是在经营一个产品,只不过这个产品是我自己。如果论商业性,那幺我是在卖一种态度。只不过如果我纯粹是演员、歌手,那幺产品就是我的电影,我的歌。但是如果我把自己的名字挂在实体上,比如香水、衣服、包包、内衣,也同样是在卖我的态度。只不过,后者比较实一点。从第一天入行起,除去热爱表演这个因素,我同时也在经营莫文蔚这个品牌。

问:那按你自己的总结,莫文蔚这个品牌的核心是什幺?

莫:不管电影、歌、香水,都希望带给大家愉悦、开心。你看我的电影,听我的歌,用我的产品,我都希望你看得开心,听得开心,用得开心。当然从中也会讲一些自己相信的理念。比如我一直觉得女生要对自己好,爱自己,对自己有信心,这是我坚持的想法,也希望可以和大家分享。

爱我的人,什幺我都可以包容

外表上,她是那个性情激烈来去如风的女子,很多人以为她不会为世俗人情所牵绊。可她也会有老友可贵的感歎,她还做提拉米苏,用心装饰一棵圣诞树。不管有没有恋爱,她的脸永远不会阴晴不定。她对感情依旧充满动力,「我不觉得爱情或事业应该牺牲其中一个,自己调整得好的话,什幺都可以做到。」她不断推进自我,却也懂得享受最细枝末节的满足。有时,甚至只是吃饱饭,都会让大明星莫文蔚满足。

问:想做的事情那幺多,还有没有时间给朋友、家人?

莫:真的给家人朋友的时间很少,可是每次回香港,都尽量找时间和爸妈吃饭。我最要好的朋友都是以前唸书的,一起长大的,会常常保持联络。我们有十几二十个最核心的那一批人,每一次

有谁的生日,大家都会搞一个饭局,聚会一下。我刚刚入行的时候,差不多都没有出席过,觉得工作比较重要。现在只要工作调得开,我一定会去参加聚会。

问:为什幺现在会有这样的转变?

莫:随着年龄增长,慢慢发现,朋友不是你今天说要交一个,明天就可以认识一个的,而且你现在交的朋友和以前一起长大的完全不能比较。所以,老朋友就要珍惜。

问:除了工作,是不是还有一些让你会抽时间必须去做的事?

莫:圣诞节弄一个圣诞树算不算?哈哈。我还会做提拉米苏。因为我自己住嘛,好几年都觉得自己一个人在家,也不请客,弄圣诞树也没人看,随便就好了。可是今年我有一个公司,有办公室了,我就找人扛去了一棵很重的圣诞树,还自己动手装饰起来。

问:那幺感情呢,也属于必须拨时间去经营的事吧?

莫:一直都是一样。就是要开心。不管有没有谈恋爱,都应该开心。

问:到底想要找一个什幺样的伴侣?

莫:没有什幺要求。他爱我就好了。他爱我,我就应该什幺都可以包容。最需要被他理解的是我的工作在我生命中的重要性。

问:如果这个人出现,会考虑婚姻吗?

莫:可以尝试,可是暂时还有点难啊。事情太多了……哈哈,没有啦,如果真的很想做这件事,其实一定可以找到时间和空间去做。只是现在还没有这个需要。

问:你曾经说,从来没有觉得爱情和事业两者必须牺牲其一?

莫:本来就不应该牺牲什幺。做每件事,都是自己自愿的,这就不算是牺牲。如果说牺牲的话,好似就有些遗憾,「好吧,这个我放弃了,给你!」这样子,有点被强迫。

我觉得应该来得自然一点。本来事业和爱情就是生活的不同部分,理论上都是可以并存的,没有说专心做事业,我就不能有爱情了。

问:你说过,一个人的内心价值比裙子的长短更重要,是这样吗?

莫:是的。就像一首歌,如果很耐听,会让人最后注意到歌词是在讲什幺,描述的是什幺意境,不一定用词要很特别很厉害,可能是很简单的,但一定要有意思。

这个歌你就可以听10年20年,如果是没什幺内容,你可能听两次就不想再听了。

女人也是这样。一个女人有没有吸引力不是看外在的,而是看她里面的内容有多少份量。

如果空空的,没有经历过什幺,也没有知识,做人也没什幺技巧,立刻会让人失去兴趣。

莫文蔚:内心价值比裙子的长短重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