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生活篇 >网络家庭涌现‧智能配备最重要‧衣食住行算甚幺! >
发表于2020-07-30
151次已读

网络家庭涌现‧智能配备最重要‧衣食住行算甚幺!

网络家庭涌现‧智能配备最重要‧衣食住行算甚幺!因为互联网利便,人与人之间的联繫变得没有限制,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通讯设备也愈显得重要,以跟进资讯或联繫看似近却又很遥远的关係或情感。不过,这通讯科技产品的重要性到底到了怎样的程度?根据日本一家广告智囊公司的调查,东南亚一些贫困家庭,即使居住的房子没有厨房、厕所,甚至没有了一幅墙壁,却还能拥有至少一部智能手机。衣食住行简陋不要紧,通讯与媒体设备不能少的观念,似乎改变了以往人们多年来对基本生活要求的标準。日本博报堂公司(Hakuhodo)在2014年创立的智囊公司――东南亚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简称博报堂综研)日前在吉隆坡举行了第一届东南亚“生活者”(Sei-katsu-sha)透视论坛。这个以“通过我们的眼睛透视东南亚”为主题的活动,发掘了有关东盟国家人民的一些有趣状况。这项研究主要发现,东南亚地区开始涌现了一种被博报堂综研称之为“网络家庭”的新型家庭。他们採取了自己独特的联繫方法,这在日本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历史不同,也是其他城市化国家不曾出现过的情况。他们对智能通讯设备的需求,超乎日本人的想像。东南亚博报堂综研区域策略主任宫部裕介透露,随着智能科技逐步影响着经济成长,人们对联繫关係比他们的居住环境更有兴趣。“日本在通讯科技发展方面领先东南亚国家,不过,现在的东南亚城市在拥有智能通讯设备的比率,一步一步超越日本。2014年,59.3%日本人拥有手机,东南亚人民也达54.7%。至于平板电脑,只有18.8%日本人拥有它,东南亚人民却达28.6%。”日本人对于东南亚国家低收入家庭拥有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感到不可思议。“在日本,我们先拥有房子、汽车、冰箱等家居电器后才会考虑智能科技。不过,在越南胡志明市,一些受访家庭的住宿环境很差,没有像样的厨房或厕所,没有食水供应,有些甚至墙壁也毁了都没有修补,却拥有智能手机,一个家庭还有2部智能手机和一部平板电脑!”宫部裕介说,这些受访者购买价格比他们月薪更高的智能手机,却没有能力付上线费用,通常都是使用免费公共无线上网或借用他人的上网设备。“70%马来西亚人与80%新加坡人有智能手机,比起提昇居住环境,他们更注重网络联繫。”他指出,这些受访者充份利用智能工具,通过社交媒体设立自己的团体,分享生活点滴及储存记忆。同时,他们经常上网进行影视交流,尤其是分隔两地的家人。各自生活智能技术维持关係在其他发达国家和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长和城市化的推进使到小家庭成员四散是常见的事。然而,东盟国家却是在各种社交媒体工具和智能设备的帮助下,让大家庭能够在面对时间和地理空间的更大挑战,同时维持家庭关係的特殊背景之下,开始涌现了小家庭。马来西亚博报堂规划师张丽萍说,东南亚区的家庭朝向更小、更多样的核心家庭单位发展,社交工具和智能技术的出现,有助于维持大家庭的影响力和重要性。“马来西亚显然是整个研究项目的一个有趣缩影。我们针对主要族裔群体(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的家庭进行访调。各家庭的交流方式确实有明显的差异,但这也突显了智能技术在维持和加强大家庭所有成员的联繫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家人网上无所不谈据去年12月至今年1月进行的研究显示,马来大家庭通常住得四散,但他们经常通过社交网络保持离线和在线联繫。他们首选的社交网络是面子书、WhatsApp和推特,而且他们总是无所不谈,话题从孩子生病到婆婆买了新衣都可以谈上一天。“以一位住在沙亚南的妮丽为例,她的家庭成员各散西东,分别住在马六甲、柔佛和彭亨,彼此的联繫频率却非常高。马来人鼓励孩子结婚后搬出去住,不过却要求经常联繫,少不了週末聚餐或组家庭旅行团。他们也不在乎远行探亲,现在有了社交网络,关係就更加亲密。”至于华人家庭,研究显示他们往往倾向于住得更接近彼此,但是平日却又没有经常会面,只是在婚礼、节日、假期等特别节日庆典,比较正式的聚会时相聚。他们认为,住得靠近已很足够。在社交媒体上,华人家庭群体更加着重于讨论特定课题或特殊场合,比如农曆新年到来,他们会开设一个群组,也只有那期间活跃而已。他们首选的社交网络是面子书、WhatsApp和Instagram。东南亚博报堂的研究也显示了印度人家庭有更大比例,喜欢把孩子留在家里,即使是婚后。印度人重视家庭关係,但是除了婚礼等特殊场合,极少积极主动跟距离遥远的家庭成员来往。儘管他们的社交网络群体倾向于将亲密和远方的亲人结构化,在线联繫无疑是强化了印度人家庭的关係。首选的社交网络是面子书和WhatsApp。调查也指出,59.5%东南亚受访者满意他们和家庭的关係(日本51.2%),58.4%希望可以拥有更多与家庭成员在一起的时光(日本38.3%)。以在吉隆坡的马来受访家庭为例,一名成员的生日活动获得五十多名亲友出席,在日本是罕见的事。新类家庭生活方式影响营销日本博报堂公司(Hakuhodo)拥有120年历史,目前是日本第二大广告公司。东南亚博报堂研究所所长帆刈吾郎对该研究所举办的论坛作出解释说,博报堂集团以“生活者”为基础的理念,能支援东南亚国家,包括马来西亚的营销市场。“研究显示了马来西亚和东南亚区域出现了一种新类型的家庭。就像所有典型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一样,随着东南亚的蓬勃发展,更小与更多核心家庭已经变得更为普遍化。但是研究也清楚显示,儘管传统家庭解体变成更小单位的趋势日益明显,消费者使用比较先进的智能设备与社交媒体工具,让大家庭能够实现幸福和更亲密的联繫。”马来西亚博报堂规划师张乔毅也点出这项研究对于营销者的重要性。“针对受调查家庭的标準发现,由于他们不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所以往往忽视了大家庭的重要性。同样受到忽视的事实是大家庭里的任何人,现在都可以成为有影响力的人、分享信息,以及在他们最熟悉的领域,无论食物、旅行或任何其他产品,为家庭作出贡献。”他说,儘管在传统的大家庭里,长辈都是主导决定的人,现在家庭中的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分享信息的影响者。马来西亚商界能够意识并理解到,“网络家庭”可以作为比传统方法更有效传播他们的信息的一个平台。东南亚人对生活满意度较高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印尼、菲律宾和越南是东南亚博报堂每两年进行研究的地区,提供了一些与日本有趣的数据比较,以看清楚东南亚“生活者”的全面生活面貌,也从中追随随着时间变化而改变的生活方式。这项综合性研究共有两大元素,即东南亚定点调查,一种採用博报堂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日本调查日本消费者相同的方法定量调查;另有一项是东南亚家庭访问调查,即定性调查。根据调查,虽然日本是发达国家,但对于生活满意度方面却比东南亚国家低。93%东南亚受访者认为他们的未来前景一片光明,却只有63.9%日本受访者认同。同样的,65.2%东南亚受访者对他们的世界充满希望还有梦想,却只有27%日本人认同这一点。东南亚定点调查的访调规模是5400人,每个国家900人。它的对象是社会经济类别A至D,并列出了超过1000道涵盖了教育、购物、工作、社会生活和价值观的问题。/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05.1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