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生活篇 >努力读书报答明福关爱‧外甥女UPSR考6A >
发表于2020-06-19
135次已读

努力读书报答明福关爱‧外甥女UPSR考6A

努力读书报答明福关爱‧外甥女UPSR考6A(马六甲)赵明福虽英年早逝,但他的精神和爱却长存赵家。虽然他的骤逝对12岁外甥女侯美何造成重大打击,但他生前对她的爱护却成了她在应考期间的最大精神支柱,并使她得以在今年9月的小六检定考试(UPSR)中考获6A1B的佳绩。年纪小小的她接受《》的访问时,神情黯然的说:“为了完成舅舅生前对我的期望和鼓励,虽然舅舅去世的事情深深的影响了我温习功课的心情,但我还是很努力的温习功课。”此外,侯美何的10岁弟弟侯宣宇受询及他最想对舅舅说的一句话时,未语泪先流。鼓励外甥侄儿看书赵明福的母亲张秀花说,赵明福生前年常疼爱这2名外甥,他每次从吉隆坡拨电话回家探问情况时,必定和他们聊天,并关心他们的课业进度。“明福每週返回马六甲老家和我们团聚时,也都会带外甥外出看电影,或买礼物送给他们。”赵明福的妹妹赵丽兰早前曾披露,赵明福生前最爱买书,而他也常常鼓励外甥及侄儿看书。赵明福每次返回马六甲家乡时,也都会载外甥去逛书店,并让他们自行选择自己所喜欢看的读物。侯美何也说,舅舅生前常赠送课外读物给她和弟弟。先照X光再扫描尸体赵明福的遗体于中午12点35分运抵双溪毛糯医院,在警方及保安人员的重重包围下,极速送进鑒证组。据悉,院方先为明福的遗体进行X光检验,普缇和一名由政府委任的法医全程跟进。普缇于1点10分步出停尸房与赵家父母见面时,告诉他们说,X光组检测经已完成,他们将暂停1个小时,让有关医护人员吃午餐,之后再安排在下午2点半时,对遗体进行电脑深层扫描。两名雪州政府代表向记者表明,在解剖程序还未完成之前,他们是暂时不便召开记者会向关心赵明福案的人说明解剖过程,包括普缇在整个解剖过程中的观结果。他们声称,除非普缇愿意接受访问并透露详情,否则他们都暂时将保持缄默,一直到法庭、院方或雪州政府有进一步交代为止。确保无“差错”3人医院守夜未免赵明福的遗体在医院期间发生任何“差错”,今日(週六,11月21日)晚上将有3人在医院守夜。这3人是赵明福哥哥明基、警方代表和医院的保安员。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在双溪毛糯医院表示,经过安排,院方和警方也答应让人留守医院,绝不让尸体发生任何差错。此外,他也说,行动党会安排赵家週六晚的住宿,而明福的父母会在週日(11月22日)解剖完毕后就返回家乡,直到下葬日才再回来。他保证,雪州政府会不断监督整个过程,还原赵明福离奇毙命的真相。他也感谢富贵集团愿意报效一副全新的棺木给赵明福。英法医未现身普缇从赵明福在士毛月开棺的过程一直到双溪毛糯医院都一直监视整个过程,反而由反贪委会所聘请的英国法医,週六从未现身。当赵明福遗体送抵双溪毛糯医院后,普缇和其家人以及雪州政府代表也尾随着棺车一起抵达。遗体送到停尸房以后,先进行一轮X光检验和科学验证,以鑒定和对比尸体入土前后的状况。在进行了一般程序以后,明福的尸体就会放入冷藏柜冷冻,直到週日才会真正“解剖”。30保安员驻守双溪毛糯医院在面对赵明福遗体被送来解剖如临大敌,动用了超过30名医院保安员驻守所有接近停尸房的出入口。这些保安员不让记者接近停尸房,他们指是接到指示,可是询及下指示的是何等人物,他们却没有说明,一味要求记者离开。记者于週六早上9时30分左右抵达双溪毛糯医院,当时通往停尸房的道路已被拉下围栏,更有保安员“站岗”。此外,医院其他通往停尸房的通道也都有保安员驻守。每当记者走到这些通道时,驻守的保安员就会询问记者到何处,要求记者绕道而行,不能接近停尸房。这些保安员更“随身紧跟”记者,直到记者走到远离停尸房时,才站在远处监视。除了医院保安员,警方也派员到双溪毛糯医院,其中包括穿着制服的警员,同时还有便衣的政治部警员。淑慧安胎未出席开棺赵明福的妻子苏淑慧因有孕在身而不能出席开棺法会,人在家乡柔佛峇株巴辖的她说,对于当局为明福开棺验尸一事,她心里百感交集,而她也对大家的关怀及慰问心存感激。她接受《》访问时说,她目前心情平静,且不愿再发表任何意见。“这几天已有许多人来电慰问,但我暂时不想发表意见。”询及她目前的状况时,她说,她很好,并感谢大家的关心。今年9月23日,苏淑慧曾于个人部落格上抒发情感,之后被媒体加以报导,隔日,她发表一篇贴文“这是我说话的权利”,过后就如文末所提出的:“这样我会收回我说话的权利”,不再发表任何贴文。虽然如此,许多人仍继续在苏淑慧的部落格留言鼓励她,如今,她的首则贴文已获得约70则回应,第二则贴文则获得约60则回应,留言者大都是给淑慧鼓励,最后一则回应是于11月13日发表。苏淑慧的部落格贴文引起民众关注后,她就一直保持缄默,直到反贪委员会代表律师阿都拉萨早前对明福及其女屋友作出不实指责时,她才打破沉默,反驳阿都拉萨的不实言论,并对此事造成女屋友的不便感到抱歉。明福开棺赵家无奈又心碎痛苦的决定◆赵母张秀花我的心情由始至终都一样的沉重。让明福开棺是一项痛苦的决定,但我们还是决定这样做,只因为我们希望找出事情的真相。冀还弟公道◆赵兄赵铭基我无法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我们最大的希望就是能通过开棺的作法,还弟弟明福一个公道。心情很複杂◆赵父赵亮辉我的心情非常複杂,但我还是希望为儿子明福找出真相。心情很沉重◆12岁外甥女侯美何在当局替舅舅开棺前一刻,我的心情很沉重,也很伤心。舅舅不在了,我们都很不习惯。未语泪先流◆10岁外甥侯宣宇“……”(想了片刻,口里还吐不出一个字,泪水就先涌出眼眶。)盼真相大白◆赵远亲郭金福(行动党前秘书长)我对明福开棺一事,有期望也有担心,期望的是看到真相大白,担心的是开棺验尸结果能否如家属所愿。不过,赵家家属对普缇充满信心。【热点新闻:雪议员政治秘书坠楼死】‧2009.11.2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